当前位置:主页 > 大国博弈 >

大国博弈!解码苏俄“阅兵政治学”

来源:强华军事网   作者:www.znfish.com/   日期:2017-07-07 16:07

从二战结束至今,苏联以及之后的俄罗斯已在红场举行过多次不同规模的纪念伟大卫国战争的阅兵式,而里面所蕴含的的独特“政治学”也很值得人们去探讨和思索,本图集就试图扼要分析苏俄红场阅兵背后的深刻内涵。

  从二战结束至今,苏联以及之后的俄罗斯已在红场举行过多次不同规模的纪念伟大卫国战争的阅兵式,而里面所蕴含的的独特“政治学”也很值得人们去探讨和思索,本图集就试图扼要分析苏俄红场阅兵背后的深刻内涵。

从二战结束至今,苏联以及之后的俄罗斯已在红场举行过多次不同规模的纪念伟大卫国战争的阅兵式,而里面所蕴含的的独特“政治学”也很值得人们去探讨和思索,本图集就试图扼要分析苏俄红场阅兵背后的深刻内涵。

  1945年,苏联以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为主题的阅兵共有4次,而这4次阅兵无论从规模、意义,还是从所折射出的国际局势演变的角度来讲,都可谓各有千秋。第一次为5月4日苏军柏林卫戍区部队在勃兰登堡门和国会大厦旁举行的阅兵。当时,街道上还在冒烟,苏军士兵和军官们身着满是征尘的军便服,在第三帝国心脏的废墟旁列队齐步行进。图为当时的阅兵照片。

从二战结束至今,苏联以及之后的俄罗斯已在红场举行过多次不同规模的纪念伟大卫国战争的阅兵式,而里面所蕴含的的独特“政治学”也很值得人们去探讨和思索,本图集就试图扼要分析苏俄红场阅兵背后的深刻内涵。

  第二次为6月24日红场大阅兵,约4万苏军官兵和大批重装备参加。这次阅兵充分彰显了苏联的国威、军威,预示着一个超级大国即将诞生。

从二战结束至今,苏联以及之后的俄罗斯已在红场举行过多次不同规模的纪念伟大卫国战争的阅兵式,而里面所蕴含的的独特“政治学”也很值得人们去探讨和思索,本图集就试图扼要分析苏俄红场阅兵背后的深刻内涵。

  图-2轰炸机在参加红场大阅兵前最后一次大彩排时飞越莫斯科桥梁上空。

从二战结束至今,苏联以及之后的俄罗斯已在红场举行过多次不同规模的纪念伟大卫国战争的阅兵式,而里面所蕴含的的独特“政治学”也很值得人们去探讨和思索,本图集就试图扼要分析苏俄红场阅兵背后的深刻内涵。

  “6·24”红场大阅兵结束后,朱可夫返回柏林,建议与美国、英国和法国共同举办柏林盟军总司令们的阅兵式,是为第三次阅兵。经商定,阅兵日期为9月7日,地点在国会大厦和勃兰登堡门旁,参加者有苏联的朱可夫元帅、英国的蒙哥马利元帅、美国的艾森豪威尔将军和法国的德拉特尔·德塔西尼将军。但在最后时刻,西方盟军“变卦”,实际参加者仅为总司令们的代表,其中有美国的巴顿将军。“降格”后的阅兵指挥由少将军衔的英国防区卫戍司令担任,阅兵首长为朱可夫元帅。各国受阅部队由1000人的混成团和装甲部队组成。图为1945年9月7日,苏军坦克向阅兵现场开进。

从二战结束至今,苏联以及之后的俄罗斯已在红场举行过多次不同规模的纪念伟大卫国战争的阅兵式,而里面所蕴含的的独特“政治学”也很值得人们去探讨和思索,本图集就试图扼要分析苏俄红场阅兵背后的深刻内涵。

  图为1945年9月柏林阅兵式上的苏军重型坦克,而这次貌合神离的阅兵,也从一个侧面显示出东西方阵营裂痕加深,矛盾日趋表面化、白热化。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就是IS-3重型坦克在这次柏林阅兵式上亮相后,令已暗中视苏联为强敌的西方大为震动,日后愈演愈烈的冷战军备竞赛由此埋下伏笔。图为52辆IS-3重型坦克高昂着炮口,骄傲地从被惊得目瞪口呆的西方盟军面前隆隆驶过。

从二战结束至今,苏联以及之后的俄罗斯已在红场举行过多次不同规模的纪念伟大卫国战争的阅兵式,而里面所蕴含的的独特“政治学”也很值得人们去探讨和思索,本图集就试图扼要分析苏俄红场阅兵背后的深刻内涵。

  第四次是9月16日苏军在中国哈尔滨市举行的阅兵,由红旗第1独立远东集团军炮兵司令康·卡扎科夫将军担任阅兵指挥,该集团军司令、两次荣膺苏联英雄称号的阿·别洛博罗多夫担任阅兵首长。受阅部队均着野战服装,参加者有步兵、炮兵和坦克兵。打头阵的为第300哈尔滨步兵师的步兵,紧随的是口径为122毫米加农炮的炮兵牵引车和其他火炮。坦克和自行火炮为受阅纵队殿后。而这次阅兵真正展现的,其实是苏联在远东地区的战略规划。事实上,此后的新中国成立、中苏缔结同盟乃至朝鲜战争爆发,都多多少少与苏联出兵东北存在关联。图为1945年8月,苏军坦克进入大连。

从二战结束至今,苏联以及之后的俄罗斯已在红场举行过多次不同规模的纪念伟大卫国战争的阅兵式,而里面所蕴含的的独特“政治学”也很值得人们去探讨和思索,本图集就试图扼要分析苏俄红场阅兵背后的深刻内涵。

  冷战开始后,苏联的“阅兵政治学”从理论到实践都逐渐成型。据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盛世良介绍,1945至1948年,“5·9”胜利节为公休日,不再举行阅兵或群众性节庆活动。直到勃列日涅夫上台后的1965年,苏联才开始大规模纪念胜利日,“5·9”重新成为公休日。苏联时期,仅逢十(1965年、1975年、1985年)在红场举行阅兵式。苏联解体前的1990年也举行了阅兵式。图为1965年阅兵式上苏军展示的洲际导弹,攻克柏林时插上德国国会大厦的“胜利旗”也在这次阅兵式上公开亮相。1965年阅兵式上还有个隐秘的小插曲—当时冷战正酣,美苏情报战正打得不可开交,双方都绞尽脑汁想搞到对手新型武器的信息。而就在这一年的阅兵式上,苏联用一枚伪造的萨姆-5防空导弹骗过了西方情报机关的眼睛,使其误以为苏军已拥有射程达400公里的强大防空火力。冷战期间东西方博弈之激烈,由此可窥一斑。

  • 上一篇:BAT会成为大国博弈下的牺牲品吗?
  • 下一篇:国际·环球军情北约驻立陶宛多国部队完成部署
  •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在线支付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强华军事网_中国军情|国际军情|航空航天|大国博弈|军史|军事文化|导弹武器 http://www.znfish.com